f8
@喜歡動腦找線索的應該會喜歡這部片

 

f1

這部片實在不是我的菜

我平常用到大腦已經夠多了,所以我在看電影時基本上腦是處於弱智狀態
因此我看電影總是俗氣的只看好人很神勇的扁壞人就夠了
如果再來些酷炫的特效,那就是我認為最棒的電影

但是,這部懸疑與需要一句一句注意對白的電影
我是不愛啦,但相信應該有許多朋友會愛

故事開頭是飾演泰迪·丹尼爾的李奧納多在船上的廁所猛吐

f13
電影開場,就一片霧茫茫的海上,這在告訴你觀眾們,這片一樣會讓你看的霧沙沙


他是一位聯邦警察,被派去調查專門關精神病罪犯的一個小島
但他去隔離島有另一個目的,就是去找縱火燒死他老婆的嫌犯安德魯
跟他一起查案的同事則是一個剛從外地調來的謷察

進了監獄後,卻發現獄方對他愛理不理的態度
這讓他覺得非常火大,他相信獄方進行一種人體實驗的違法過程

那是一種把神經病的前葉額切除的手術
目的不是在治療而只是讓病患變乖
前葉額是腦部負責人類行為中的決策、執行、判斷的區塊
如果該塊被破壞,人就會變的反應遲頓,無法做出行為
變成呆呆的不吵不鬧,這也是過去精神病人最被期待的樣子

他在獄中東闖西闖拼命想找出線索,卻一無所獲

一直到他查到他懷疑進行不法人體實驗的燈塔
衝進去後,發現裡面跟本是空的
一直到最上層的房間,精神醫師就在那裡等著他並跟他說明一切
他還是不肯相信,拿去左輪槍猛轟醫師三槍,醫師卻好端端站在那裡

f9
被轟了三槍的醫師老神在在的站在那裡跟他說: 安德魯請你別搞笑這樣。


才發現真象,原來他就只是監獄的病患,也就是他一直在查的第67號病患
人體實驗與淹死自己三個孩子的人並不是關鍵人瑞秋,其實是他妻子
他妻子患躁鬱症而殺死自己的三個孩子,他無法接受,同時也殺了自己妻子
由於無法接受最愛的4個人死亡,他自己建構了一個虛構的事實
幻想自己仍是聯邦警察,而殺了三個孩子的只是另一個罪犯
老婆則是被安德魯所殺,而安德魯卻是自己
他自己在追查自己,當然查不出鳥來

其實片中不斷出現李奧納多老婆的幻影
看推理片厲害的觀眾早就能推測出他就是其中一個神經病患

有些網友認為精神醫師瑞秋的存在與否是重要關鍵
因為也只有李奧納多自己一個人看過
但瑞秋我認為他是存在的,因為他向李奧納多點明「你沒有朋友」
直接告訴他,查克也是塔配的演戲人員,也暗示他你是被實驗(治療)的對象
如果是李奧納多自己的幻覺,不會出現具體的答案
至於瑞秋會在島上東躲西藏的原因,主要是他反對前葉額切除的手術
瑞秋擔心自己因反對,而被進行前葉額切除開始進行逃亡

由於他是個有暴力傾向的病患

f12
在查案的過程,安德魯問護士有沒看到什麼異常的?
護士嘲諷的說,這是神經病院,正常的很難碰到,一旁的護士忍住笑,就是在說你安德魯啦

 

監獄的精神醫師為了治療他
進行一種危險的情境模擬,建立他所幻想的場景
要求全部的獄警、醫師、護士配合他的想像演出
讓他發現矛盾之處,再跟他說明他相信的不過只是一場幻境

這也難怪他集合所有護理人員時
跟本沒人屌他(我幹嘛讓一個神經病偵訊啊)

f11
在一旁幫腔靠夭的查克,就是你指的主治醫師,真是戲中戲,演的還真像

 

後來他總算了解他所認為的一切不過是一個逃避現實的夢境
我比較覺得矛盾的是,他那個同事查克,居然是他的主治醫師
幻想出情境有這個可能,但主治醫師日夜在一起的人
他居然會不認識

f10
你想當一個活著的怪物,還是一個死去的好人? 


最後,他的主治醫師隔天在探測他的病情時,隨口問他下一步
他說了一堆,還叫的主治醫師 查克
查克發現他又倒帶了,對著遠方的典獄長搖搖頭,暗示他們安德魯又變回來了

但安德魯問了他一件事

「你覺得那種狀況最糟? 當一個活著的怪物? 或是當一個死去的好人?」

站起來,迎向一個拿著手術器具的人走去

劇情暗示安德魯其實這時候是清醒的
但他無法面對妻子殺死三個孩子,而自己又殺死鍾愛的妻子的結果
因此,他志願接受前葉額切除手術當一個廢人
也不要被當成一個殺妻的怪物

其實我覺得他跟一些網友一樣想太多
妻子殺死三個孩子,在衝動之下殺了自己妻子
這雖然仍有責任,但可以理解。

有部份網友認為監獄中的人體實驗是存在的
而安德魯也是聯邦警察
監獄為了隱瞒,而設計一個場景讓他陷入混亂
把他留在監獄裡,讓他無法離開島進行控訴

這真的是想太多

如果僅是不讓他出去進控訴
在那種島裡,把他幹掉隨便找個地方埋掉或丟到海裡餵魚就好了
跟本沒人可以查的出來

再說都有前葉額切除這種把人弄成廢人的技術了
直接對他開刀不就好了

在那邊大費周章的去搞這種把戲幹嘛? 太閒嗎?
再說,聯邦謷察就是所謂的FBI,這種高階探員去了神經病監獄查案居然自己也變成了神經病
這FBI怎可能無動於衷? 至少會再派個人來查吧
但劇情裡完全沒有FBI的行為

這說明安德魯只是一個殺妻的精神病罪犯而已

不過結局引發不同解讀,也可能是導演所期待的
反正李奧納多最近的電影都是這樣

像全面啟動,最後那個判定自己是否在現實,還是仍只是在他媽的另一個夢裡那個陀螺
還沒轉完,電影就結束了
讓觀眾去討論到底這又是另一場夢,還是他真的回到現實了
如果你問導演或編劇,我想他們會這麼告訴你

「你覺得陀螺會停,他就會停,如果你覺得這仍是一場夢,那陀螺就會繼續轉」

這是心理學的名言:「你相信他,他就存在」一樣的狗屁

真正的答案其實是看他有沒有續集
如果有續集的話,那將會是另一場夢
而隔離島,到底安德魯有沒有殺妻?監獄是不是有非法人體實驗?

也是看有沒有續集決定

這不過是商人的把戲,讓你得不到答案
來營造可能的續集的基本票房。

 

創作者介紹

曬衣窗台的一抺綠

半熟園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