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兒子六歲生日,我們要買PSP送他

到了台中某家遊戲店,同樣的東西卻貴了許多
店員一臉不屑的回答:「我們就是這個價格」

老婆氣壞了,我也只能安慰他,他們那些人是無意,他們跟任何人說話都是這樣..

說到這個,讓我想起IT這個職業

IT是指information technology 即資訊工程師
IT是網路興起之後的名詞產物,以前都統稱為MIS
MIS是Management information system的縮寫
不管是IT與MIS指的都是同一個領域

不過由於慣用上,MIS比較用來稱企業裡操作ERP的工程師
而IT則習慣用在網路上的程式設計師 

我的職業生涯,自己也是半個IT(另半個是美術設計人)
工作我跟許多IT相處過

IT該怎麼形容他們呢?

我大學時對他們的評價是,他們寧可多買一支記憶體也不願替購他穿的髒兮兮的衣服 

等我進了社會,我發現企業的IT就是一個樣式

他們由於可以接觸到公司的機密
比如客戶資料,員工薪水,會議記錄,企業收益等等企業秘密
因此找的IT一定是長相忠厚老實的那一型
如果你未來的志願想從事這個工作,那麼先決條件並不是去你對電腦有沒興趣
而是應該先找一面鏡子來照看看,你是不是看起來長的很忠厚老實

如果你長的一臉精明相,那麼,相信我你很難在IT領域找到工作的

IT由於面對電腦的時間比面對活人要多
通常他們缺少社交技巧,我有個相識多年的IT朋友

我們在以前的cityfamily認識的
我玩W2K+IIS+MSSQL+ASP,他則是玩Linux+Apache+Musql+php
我經常介紹工作給他,即使交情已經很好了
他每次跟我講電話,總是一付愛理不理
說完電話,我跟他說BYE,他則是完全不理直接掛掉電話

這在社交上,極其不禮貎,但是,我了解IT的個性
他們往往缺少社交上的技術,他們不懂如何維持禮節讓人們喜歡他們
因此集合不會打扮,沒異性緣於一身的IT,許多年紀一把了,仍然單身
他們是剝皮妹眼中的肥羊 

我跟我老婆說,如果你去我現在的班上上課,你大概立即瘋掉
因為我們全班20幾個全部是Linux IT,連老師也是 噗

上課時,老師問起「嵌入式系統」,問我們這個怎麼唸
班上沒人回答,我就回答「崁」入式系統

正確的音是(千),我則是唸(砍),不過唸錯一個字

這位老師足足唸我快二分鐘 = =

還用電腦畫面廣播給大家看,嵌是那個嵌,崁是那個崁...

害我丟臉丟臉死了 唉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會想到唸錯字的學生的窘境
至少會說「二個字長的很像,但唸法完全不同」開脫一下
但IT就是0就是0,1就是1,你唸錯,他就會直接的跟你討論你錯掉的地方
這也難怪,這位老師在上課時,問同學問題時,幾乎沒人敢回答
除非是非常有把握時

但有些IT長的很忠厚老實
但其實他們並不怎麼「忠厚老實」(我說有些,極少數)

我以前工作的地方有個IT,他什麼都不會
只會組電腦,連我們老闆娘有時都罵他「什麼都不會,就只有長的古意一個優點」
公司要mail server不會做,外包!
公司要架網站,不會做,外包!
公司要做intranet,不會做,外包!
公司要做ERP,當然更不會,外包!

他的工作幾乎全部都是外包,他只負責聯絡廠商
但他長的真的是超級古意,我從沒有看他生氣過,甚致批評過誰

這種IT跟我稍早說的沒有社交技巧的IT是個突變類型
他們一樣沒有社交技巧,但他們由於長相古意,又不會去攻擊誰
因此,許多在職場會議桌上殺的見血的職員,會樂於與他們交朋友
因為跟他們沒風險,也不會去搶你的部門預算

我跟那個IT很好,他在網路上不懂的事
我也盡全力協助他,我一直認為我跟他是很好的朋友 
我有陣子在大陸,我們還一起去吃粉味 

我在那家公司幹了三年,一直到我實在是忍受不了早上8點上班的日子
我辭職了,自己赤手空拳開始自己接案卻搞不出名堂
有天,老闆又叫我回去,我發現裡面政治情況迴然不同

以前老闆很相信一個跟他二十幾年的女性主管
一切都要聽他的,老闆還跟我們大家說,如果他不在台灣,那位女主管就是代表他

可是,我回去後,發現那位女主管坐在以前打雜小妹的位子上
他的王位(靠窗,沒人看的電腦畫面的絕佳位子),卻給另一個年齡與他相仿的女生大刺刺的坐著
其它同事有人跟我說,那個新來的女主管是舊主管的朋友
舊主管把新主管介紹給公司,但新主管卻一腳把舊主管踢走

雖然我知道職場的殘酷,但卻真的首次看到這種景像
他們仍然每天見面,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面對
我以前那位「我不在時,她就是代表我」的舊主管,不知心中想的是什麼

我回到公司時,我跟她聊起,她說「人家叫我走,我就走啊,那麼沒骨氣啊!」
原來公司已經打算叫她滾蛋了,老闆與老闆娘經常在辦公室發出整個辦公室都聽的到的聲調
大聲的斥罵「她還來上什麼班?不是叫她別來了嗎?她是來幹什麼啊!」

她從公司還是一家鄉下的小工廠就開始跟著我們老闆了
一直到了公司變成國際型的企業,她大概認為公司仍會唸情,因此繼續留在公司
她失婚,有一個孩子,大概也需要這份薪水

後來我發現老闆對他的態度,甚致達到厭惡的地步
為什麼?就算能力不佳,調職或降為業務員就好了,為什麼要逼她走

原因是她那個好朋友,在老闆面前為她注射毒針

其實他也打我毒針,老闆跟我說話,開始變的不耐煩
我開始有些明白情況了

我雖然在職場上吊兒郎噹,但我一直是企業的寵兒
我到每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把我當成寶
我還未曾遇過老闆這樣的對待

這位新來的主管,掃除了一切他認為有威脅的人員
舊的主管不用說,是一定要幹掉的,而我以前是掌控整個企業的企銷與廣告宣傳
曾有一段時間,甚致公司要找廠長,總工程師,業務都要由面試
大概我用跟她平行的態度跟他說話。

拉扯一堆,說到重點了,就是公司那位全部都外包的忠厚老實的IT反應如何?

他完全依付在那位新女性主管之下,連跟我說話的態度也迴然不同
我對他的變化,吃驚的程度,應該不低於舊主管介紹新主管來,再被她介紹而來的人幹掉那份訝異與心痛
一個人變化立場居然如此之快

已故的柏楊自傳裡談起國共內戰的情境時

曾經說過一段軼事

地方剛被共產黨接管,他到了地方教育局,希望能覓得一口飯吃
那位教育局的職員向他抱怨

職員:「真沒辦法,我們才向偽教育部註冊而已,現在又要重新註冊了」

柏楊好奇的問:「偽」教育部?那個「偽」教育部?

職員瞪眼回答:「當然是蔣匪那個「偽」教育部啊!」

那個偽教育部就是昨天這位職員還在效忠的半世紀的政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半熟園丁 的頭像
半熟園丁

曬衣窗台的一抺綠

半熟園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